Return to site

[DC]Wasteland

Bruce Wayne/Jason

PG

TBC

· Brujay

摘录:杰森百分之三百确定自己脑袋里被塞进了不少错误的记忆,他忘掉了很多不应被遗忘的事物,同时又冒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念头。

原作:DC Comics

注释:废土+生化朋克

警告:慢热;没有正义联盟,只有些许蝙蝠家相关角色。​

The fire and the pain will now be coming to an end.

How did you get to save me from this desolate wasteland?

法外者基地

如今已无人相信“死而复生”这等屁话。骗子。死了就是死了,不论是安详离世还是被变异生物撕成连亲妈都认不出的碎块,当你被宣布死亡时,你就是个死人了。而将死人从地底掘出来并让它们重获心跳根本不能被称为“复生”,狗屎,是“改造”。杰森认为自己就是如此,被改造成了某种生化人,毕竟他在无限深且无限广的黑暗中苏醒时,最先看清的是一片绿色的海洋——绝非翡翠般透彻的甜美汁水,是一切与邪恶、疯狂相应的形容词。他确信那些绿色液体所含的毒素足以拉响任何生化实验室的警报。因为杰森的确“活”了。

是的,虽然法律已是狗屁空文,杰森·皮特·陶德也“官方”死亡了至少……九个月?

事实上是六个月。但杰森无论如何都想不起那空白的三个月里发生的任何事情。仿佛那段时间杰森不属于他自己似的,没有记忆,没有踪迹,唯一的线索只有绿色,淹没他的绿色。

最美好的期望是他在三个月内为自己重塑了一具身体。他可是被他妈的炸成了渣,毫不夸张,而且杰森记得自己原本还不及一套标准款防辐射战甲高,可现在,现在他甚至能够轻松驾驭升级款——更多武器,更厚重,仅属于真正的战士。

面对镜子中崭新且陌生的男人,杰森已经十分满意了。他又高又壮,帅得像个操他妈的大明星。除了那些缝合后留下的印记。杰森不明白为什么它们会在自己身上如此显眼,甚至有点狰狞。他没有身体被拼接起来的回忆,如变异蜈蚣般缠满浑身肌肤的疤痕却不断提醒着杰森他曾经历过什么。

他已不再是人类。他是一个生化人,被改造过的怪物。即使,好吧,不论从镜子还是分析仪里所获得的数据显示,杰森依旧拥有比饮用水还纯净的人类DNA。

操了,这不能解释任何事。

“或许你根本就没被改造呢?”某次检测结果出来后罗伊·哈珀这样说道。杰森有一瞬间动摇了,因为哈珀不是个会委婉表达自己意思的家伙。当他说“操你妈”时,他真的可能刚干或要干你妈的屁股。他说“或许”,就是在百分之零以上的可能性中,杰森用爱和希望把自己缝成了人并升了个级。

“那我肯定是变异了。”杰森露出他最阴森的笑容,“你最好小心,我一口就能把你咬成烂卵蛋的僵尸。”

“杰鸟,拜托,科学一点。”罗伊挥舞着他绘满纹身的双臂,纠正道,“我只会变成吸血鬼!”

蠢货。杰森很难不去同情自己。他活过来交的第一个朋友竟然是个蠢货。天才与蠢货之间只差一个罗伊·哈珀。

然而杰森并未完全否定这种可能。他实在是太正常了——比绝大多数人类还要正常。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沉浸于毒品与致幻食物所带来的快乐。他甚至都没用这具比例完美的身体操过谁,毕竟他还是有些担心母体催化那档子恐怖故事。

而相较生化人,杰森·陶德认为他至少能拿一个“最佳品德奖”。

“总之——无论怎样,我得知道我究竟是如何复活。”杰森在罗伊又一次告诉他“你他妈的根本就是个纯种混球”时,提出了最基本的请求,“我不能就这样突然回归人间,像个冷笑话,连最垃圾的小说都不会写这种剧情。”

虽然他死得也没有多聪明是了。杰森不时会突然感到骨头在体内粉碎的痛楚,或是眼前一闪而过的白炽光亮,它们发生在呼吸的瞬间,继而消失在莫名的愤怒中。

“我最近容易生气。”杰森选择了一个和善的形容词,并不十分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大概是这周的事,却好像持续了十几年。”

罗伊咽下关于更年期的比方。杰森此刻仿佛陷入了一个旁人看不见的旋涡之中,而他之所以能够察觉到,是因为那神情似曾相识。也许杰森找上他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经历过相似的灾难。罗伊现在不知道那会是什么,但他确信总有一天杰森会弄明白一切。

因此他问道:“关于以前,你还记得多少?”

罗伊不是心理咨询师,他没有权利了解杰森所有的过去。可当杰森试图告诉罗伊一个删去敏感话题的故事时,他惊讶地发觉连他自己也不记得那些秘密。

“我是个哥谭人,今年二十岁,两年前死于一场意外爆炸,六个月后被复活,少了刚开始三个月的记忆……”

“而你之所以知道这些数字,是因为你被植入了这段回忆?”

“没错。”他第一次见到哈珀时就是这样告诉他的。不少生化人都被植入过记忆,多数是为了更好地控制它们。杰森百分之三百确定自己脑袋里被塞进了不少错误的记忆,他忘掉了很多不应被遗忘的事物,同时又冒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念头。

“我在绿色的液体中复活,那些水一样的玩意很烫,把我烫醒又让我疼得昏过去。等我再次恢复意识时,我已经是个正常人类了。正常到死亡不过是次重度感冒。”

罗伊点了点头,“你的脑子哪里肯定被操坏了。”他这样评论。

“操你的,我比你头脑清醒有十个变异狗拉的屎那么多。”

“恶这真是一个令人心旷神怡的比喻。”

夜晚,直到杰森躺在只透进朦胧月光的卧室里时,他才想起他们最终还是没有讨论出什么结果。

他妈的罗伊·哈珀不能解释任何事。

一周后他们的公主柯莉安坦终于满载而归。占地不大的私人基地几乎被她的战利品塞满:军械、部件、食物、抗辐射药、酒和只有女性能享受的大玩具。罗伊扑进一箱枪支炮弹中几乎当场操起火药,“男人的大玩具!”他含糊地喊着什么蠢话,杰森懒得理他而柯莉开心地笑着。爱情是极度危险的,哥谭人想,它令一个强大的变异人被蠢得冒泡的人类同化了。

柯莉安坦的危险与她的美丽一样令人印象深刻。杰森确信此生他从未见过如此性感的橙色肌肤与火一般绯红的长发,还有让罗伊·哈珀瞬间沦陷的翠绿色双眸。她自称公主,来自“塔马兰”,一个距离远于想像的大型避难所。“就像‘星城’那样的大家伙?”罗伊和柯莉聊起他们各自的避难所:居民、环境、治安,融洽得仿佛他们从未被驱逐、被赶出那所谓的家乡。杰森提到过哥谭城。他为数不多的记忆里只有一句相关形容:肮脏混乱,保护哥谭。

谁会在避难所招牌上写这种狗屁玩意,并且第二段显然应该是“操你妈逼”而非那几个字眼。

杰森手里擦着沾上变异鼠血液的头盔,同时不停地回想着哥谭的景貌——漆黑一片。并非空白的记忆,而是被蒙上了一层黑色的帷幕,完全遮住他试图窥探舞台的视线。

这种感觉就像他的心脏被换成了定时炸弹,还将滴答声当作心跳。

终有一日,他会死于将他复活之人。杰森可以预料到这一点。

不论每天感觉有多么操蛋,他们总是要生活的。电台中播报着不少悬赏单,赏金少的多半是替那些拿不起枪的家伙收集外界物资的跑腿工作(闲到长毛的蠢蛋才会接)。罗伊为他们找的都是见血的活儿,关键词包含变种生物、清除、枪和炮弹。也许还得加上危险。红底斜字的危险。知道这一点不会让他们多赚几箱物资,更不能保障性命无忧。罗伊解释说这会令他倍感关怀,好吧,杰森认识他三个月后就放弃与其进行逻辑辩论了。

当你什么也干不了时,就好好生活下去。

接着就会发现这其实也是最困难的事情。

杰森·陶德的转折点发生在某个晚餐时刻。当每个人都精疲力竭、伤痕累累,完成一份异常漫长的悬赏单回到避难所时,却发现基地的大门被他妈的炸毁了。杰森拾起几颗空弹壳,认出了上面的标记:“‘星际劫匪帮’。操他全家。”

柯莉不顾背上的伤口,橙色的火焰瞬间点燃了她的长发,“我要把他们烧成灰!”她几乎在尖叫了。

“嘿公主,宝贝,冷静点。”罗伊此刻竟出奇的体贴,然后他们走进屋内,发现军火库字面意义上被炸得面目全非。

罗伊·哈珀依旧保持着理智,的确是个奇迹。

介于星际狗屎帮毁了法外者基地,新的生活目标很明确了:找到并操爆他们。

第二天,剩余的物资统统被搬上了柯莉的“飞船”——一辆怪兽般庞大的越野卡车,能喷火、双驾驶、六轮驱动,猩红的染料漆过原本银色的车身,任谁都会说这是一个大美妞。

那种侵入体内的不协感,在杰森从后视镜里看见罗伊安装炸药的身影时出现了。他隐隐约约想到了什么。骨头粉碎的……灼烧、不……白炽?又仿佛……

“杰,你看起来有点不舒服。”公主拍了拍他的手臂,避开了前一天落下的伤口。即使如此,杰森仍旧感觉自己某处悄悄地裂开了。而直到罗伊跳上副驾驶,发动机轰鸣,避难所缩成镜子里的一点火光,他才记起柯莉方才说了什么。

他想回答“没问题”,但那真正的问题无人能解。

TBC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